Category: 饮食


养个老婆真麻烦!

题记:本文纯粹为了吐槽,表把这些真实事件往当事人身上套!

    连续五天吃到昆布白菜炒粉丝的时候,棠头上的十字路口已经宛如浮雕一般岿然不动了,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暗黑气场,其温度令邻桌三九天也一如既往短袖T恤的小萌同学狠狠打了个冷战。
    淡定地放下饭盒,摆过僵硬的头向小师弟笑了笑。亲眼目睹如此扭曲的笑容出现在一向沉着和煦的脸上,小萌很有型地抖了三抖,扯开步子——向老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最不愿意见的人但是此时也只有那种工作狂的热情才能把我冻僵的心灵……(王小萌我把你扭曲了我对不起你)

    抽出钥匙,打开家门,果不其然地听到那个乐呵呵的声音。
    “回来啦~~晚饭在冰箱里~明天的午饭也做好啦~~~”
    不会又是……昆布……吧……
    拉开冰箱门,欣慰地看见了深绿色以外的东西。然后——
    “晚上是鸡蛋炒洋葱~明天是洋葱鸡蛋炒肉~先把洋葱吃完吧~~”
    淡定,淡定。
    颤抖着手捧出晚饭,看着满冰箱的洋葱,棠仿佛看到了白色的天堂……
    白花花,全是洋葱……

    “后天要去面试~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刚洗完盘子,带着一身洋葱味,虚弱地强迫自己不去想象未来几天的日子,兔开心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啊,有面试了呀,哪里?”
    绿色的身影趴在屏幕前,刨刨刨。“马里兰的一个小镇~开车一个钟头~”
    “后天……”抓着混乱的脑袋,“可能有点忙……老板也不会随便放人吧……”
    “没关系没关系,你好好安排下,下班前到那儿就行~~”
    我的重点是“老板不会随便放人”……工作安排倒是其次。棠伤脑筋地瞅瞅冒着小花的某兔,虽说下班前到就行,但是太晚了总不好……考虑到那个方向总是堵车,再加上半个钟头机动时间,还有回来……算了,下午的班全翘掉吧……

    “什么时候回来?我煮了面条!”电话那头的声线也很鸡冻。
    “再等一会儿……手上放不下,放心不会迟到的。”黑线地一手干活一手接电话,这分明还没到中午啊!
    “不着急不着急~~就是说一声面条煮好了,不打扰你工作了~~”挂得干脆利落。
    还真是……没打扰……啊……

    “嗯,一个半钟头车程,这是地址。”兔在副驾位子上坐好。
    “不是说一个钟头么?”棠汗着去拿GPS。
    “嗯?”很无辜很自然,“是个小镇,一个半钟头。怎么了吗?”
    “没怎么……”某棠躲开天真的目光,扶额:我果真是拒绝无能么……

    “然后那个警察就跑过来,发现他们……”
    “这个段子你说过了。”
    “我这不是怕你睡着嘛,说点笑话不会犯困啊~~”
    “那你说个新的啊,听过的有什么用”
    “算了,聊天也这么罗嗦,专心开车”
    “……”

    棠坐在KFC里喝可乐,翻着带来的小说。这样的下午的光景,看书真好……
    如果是在办公室,老板看到这种书都会暴走吧,幻想小说什么的,绝对不应该是科学工作者的作风吧。
    想来上次有这样的看书时间,似乎也是和兔一起……带她去续驾照,DMV永远像戈尔巴乔夫时代的副食品供应站,所幸有座位,一面听着叫号声一面惬意地翻书,喧嚣之中的小小宁静……要不是兔想起忘了带眼镜,着急忙慌地叫她赶回家拿,弄得一天跑了两趟,还可以多享受一会儿呢。
    再怎么拖可乐还是见了底,兔却依旧没有消息,棠伸伸懒腰,踱出冷清的小店,望一眼红红的夕阳。
    两个小时啊……怎样了呢?

    “工资太低我不干……”回家路上兔继续唠唠叨叨。
    棠突然觉得听听这些世俗实际的东西其实挺不错,自己总是厌烦考虑这些,一味躲在小小的空间里,比起积极的兔,真的差了很远呢……
    老婆这种东西虽然很麻烦,对我这种假清高的人还是有用的吧,棠钝钝地想。
    然而下一句话马上结束了她的自我安慰。
    “顺路去买菜吧?白菜没有了……”
    被长途驾驶+长时堵车折腾得困乏不堪的某棠此刻只想撞方向盘。

    终于能休息了,可爱的床啊!棠趴着看两百年没上的Facebook,猫居然留言了,还是像以前一样劲头十足啊,自己什么时候可以不那么懒呢,白白浪费了智商,唉唉……话说我还是喜欢聪明一点的女生呢,天然呆的那种看上去很萌可是真的会累死人啊……偷偷瞅了一眼邻床的人,后者正看着芒果台的某节目毫无形象地大笑。
    吃块糖……笑声之后接着是祈使句:“有没有清凉油?被虫子咬了……”
    在柜子里翻半天,丢过去:“曼秀雷敦的,从来没用过,将就着吧。”
    “打不开……”可怜巴巴的声音。
    叹口气,接过来,本来想嘲笑一下对方的力气,结果……“估计太久没用卡住了。”棠自嘲地把盒子丢回柜里。
    “怎么办呢……”很苦恼的样子,然后突然换了话题,“你在吃什么?”
    默默擦掉额头的汗,棠继续翻网页,“薄荷糖。不好意思只有一块。”
    “诶?薄荷也可以啊,舔舔就可以了,不用清凉油了~~”
    棠啪地一声倒在键盘上。
    “这是什么下三滥的勾引手段啊啊啊啊……”

    某一天晚上下班后……
    “棠~~给我做蛋糕吧,上次做的吃完了,没有零食吃了……”
    一边认命地加热白菜粉丝一边哄:“乖,晚上我还要加班,明天再做。”
    “那我来做~~教我怎么做~~”
    “我不记得食谱了啊,你上网搜搜吧。”
    两分钟后……“我搜了,是哪个?”
    棠尽量不让粉丝从鼻子里出来,“挑最简单的那个就行了。”
    “好麻烦啊,”兔关掉网页,走到饭桌前,撒娇,“真的没有时间吗……”
    淡定地摇头。要学会拒绝……
    “算了算了,”很受伤的样子,“我自己会做,随便混混就行了,很简单的,你去工作吧,回来吃蛋糕~~~”
    “喂一定要按照食谱的来啊!小苏打放多了根本没法吃啊!”
    “没事没事,”自信满满的笑容,“等着吃吧~~”
    临走前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还是放着吧,明天我做。”
    “走吧走吧~~”

    第二天早上……
    坐在办公桌前呷了一口咖啡,望望手中椭圆形褐色物体,皱皱眉,咬了下去。
    巧克力味的呢……虽然没有自己做得好吃但是也很不错了……
    吃着早餐,棠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养个老婆还真是……麻烦的事呢……

(避开某人砸来的板砖:本故事纯属虚构……你骗谁啊!)

Advertisements

昨夜的那瓶酒

说好周五晚上聚餐,和猪猪、Israel、Катя先席卷了PathMark,随后盯上了一旁的酒店。再三确定我们四人只带了一张ID之后,我和猪猪先大摇大摆地进门,十五秒之后两个女生也进入,四人遂一同密谋挑选。扫过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啤酒果酒以及不知是什么名堂的东东,我们的目光集中在一架子Vodka上。柜台后的墨西哥大叔笑得十分诡异。经过十分钟的商量,Катя手持Smirnoff原味Vodka以及有效证件,成功结账出门。十秒钟之后,未携带有效证件的剩余三人亦昂首离开。店外重聚,总结:颇有做贼的感觉。
归来,做菜。十分丰盛的Post-Thanksgiving dinner,尽管最后一道菜上桌,第一道已凉得差不多。坐下,举杯。第一口40%乙醇下肚,清凉透心澈肺,深刻体会到不同类型上皮组织与酒精接触后对挥发的不同体验。壮胆,将杯底剩余的纯酒闷下。自口腔经咽喉,食道,贲门胃腔幽门,甚至肺叶,恰似拍了X光照片一般透明凉爽。
下一杯,兑上等量果汁再喝。口感颇佳。吃菜。想到房东方才出门,不用担心,遂高声谈笑。甜玉米蟹肉洋葱沙拉,Катя的拿手菜,清甜。我的微波加热千层饼,尽管烹调方法中指明应该用烤箱。Cheesy and creamy. Israel的保留作品,spaghetti浇自己熬制的酱。浓郁。猪猪的爆炒牛柳,加了巨多糖,味道却出奇的好。加上一盘子烤土豆片、糖醋茄子、什锦蔬菜、隔夜的鸡块,可谓佳肴配美酒。
酒过三巡,冷笑话讲得差不多了,开始转刀子,真心话大冒险。Катя被要求拿着剩下的半瓶酒,上街晃一遭,吆喝几声。可惜街上无人观赏。我唱了《深情相拥》,把两个声部唱成了一个。Israel要在UD找个男朋友吗?似乎没有打算……猪猪,把剩下的酒喝了吧……
原本打算分几次喝完的瓶子见了底,兑了果汁的酒喝上了口,停不下来,烈酒就是比啤酒好啊,没有怪味,没有二氧化碳,喝了不会反胃,再来一杯再来一杯……关了灯,我们跳舞吧。节奏踩得很准,步子就不知迈到哪儿去了。跳两步往地上坐一下,胳膊腿儿七七八八乱扭。头昏,有点不对劲。下楼透透气吧。扶着墙到了楼梯底,再扶,怎么一下推开了?房间里灯火通明,房东老太太穿着睡衣抬起头。Sorry sorry…带上门立马出去。吹了风,清醒了吗?回房间去吧……Катя,我一定好好学俄语……我要去莫斯科……栽进房间,还知道怎么扯下发卡,拽开头绳,却忘了怎么脱衣服,往地上一躺,死硬死硬。
 
第一次喝醉,嗯,感觉很傻很不错。
The Quiet Branches

Stories of Under-reported Science

Jason Erik Lundberg

Bringing the Strange Since 2003

Pushing Ahead of the Dame

David Bowie, song by song

Inky Fool

Time passes. I stay.

Whatever

THIS MACHINE MOCKS FASCISTS

Language Usage Weblog

The home for discussions and comments on language, grammar, spelling, and such

我要成為獅子王

Time passes. I st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