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电影


第二童年

应Vrigil提醒在ppstream上看了枪版的《悬崖上的金鱼姬》。一开头拍得还真不错,可惜到最后走动的人此起彼伏,整得我一身冷汗。
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片子进行了一半时的想法。看预告的图时,波妞吃火腿的样子娇憨可爱,不由想起Елена Гаврилко的经典动画《女朋友》。于是先入为主地想,大概也是这样的基调吧。没想到其实又是一个龙猫,而且情节比龙猫还无趣,人物形象也苍白许多。
可是想想,小孩子们也真的喜欢简简单单的东西,善意的,最终总是被破坏的“阴谋”;小手牵小手,一辈子走下去。什么时候丢掉了欣赏这种单纯的眼光呢?
况且撇开情节,《金鱼姬》也和《龙猫》一样,是一幅活生生的日本民俗画。色彩鲜明的船儿在碧蓝的海上荡漾,悬崖上的房子,像它的女主人一样坚强,夜夜为远航的船只高擎灯炬。盘山公路通向仿佛糕点一般的幼儿园,向日葵屋里一群童心未泯的老太太……最美的画面是呼啸的大海,深黯的波涛是成千上万的巨鱼,浪头咆哮翻滚,吞没陆地上渺小的一切;还有奔跑在浪尖上的波妞,红发飘扬,海神的女儿,驾驭最强大的水的力量。夜里海神在潋滟水光中出现,美慧的双目,妖冶的面庞,却又是观音一般的慈悲。轮船平安归来,村里的人们划着小船,怡然的从昔日自家屋顶掠过。
当然,还有海底的那些美丽画面。宫崎老爷爷永远丢不掉飞行的梦,只是这一次,是在海底,不在天空。
是什么,让他在连续制作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作品后,又回归了半个多世纪前的纯真?曾一再说要搁笔;重拾旧梦,与其说是因为不满儿子的作品,不如说是耐不住晚年的清闲吧。卸下沧桑,重新找回童心,老爷子需要这样。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静静欣赏,莞尔,体味幸福。

电影的周末

刚过去的周末,两天看了六部电影,快哉累哉。发现从未在这儿写过影评;嗯,那么就写一写吧。
 
周六晚上看了传说中的Save Private Ryan。一直拒绝看,但是实在没有不沉重的题材可看了,只好拿来凑数。片子在硬盘里存了几百年,中间还少掉一大段。主旋律的电影,中心思想方面没什么可说的。可怜的Mrs. Ryan,估计大多数美国家庭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如果是我国,这样的英雄母亲还不知道有多少呢,难怪不能理解为啥要大张旗鼓去救最后一根苗……
开头的那段登陆,怎么觉得比The Longest Day拍得还惨哪。我说,德军的火力有那么猛么……然后是那段巷战,嗯,炸履带的确是报销坦克的好办法,想起了那些苏联军犬,可怜的肉弹哪。最惊讶的是发现被救的那家伙居然是Bourne!我这土人下巴都掉了……
总体印象还是一般,战争片看得不算多,但觉得这部没啥新意。何况牺牲一堆人保全一个的套子早就领教过了。
 
周日骑车到People’s Plaza,买了两场的票看了四场电影,还是后悔,其实可以只买一场的……
首先是The Incredible Hulk,猪猪期待很久了,俺不是很感兴趣,因为1、以前没看过漫画或者动画;2、主角实在不好看,总让我想起罐装蔬菜。电影的开头虽然交待了背景,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还是很唐突,尤其对我这种没背景的人。不能理解的是,女主角不是细胞生物学教授么,为啥照片背后的黑板上尽是公式呢?不过也许是我没看清吧。
世界上还真有为了打架宁愿把自己变成怪物的人啊,领教了。另外,那一管子血注射到身体里,第一反应应该是免疫凝集吧?新生怪物死于血栓,hoho。
其实开头和结尾我还是蛮喜欢的,遥遥相隔,在简陋的小镇写下思念。永久的宁静和世俗的喧嚣相伴。生活就是这么美好而无奈。
不满意的地方是喝了那瓶有血的饮料的老头以及伤口接触了血液的科学家没有交待,莫非暗示着下一部?又是这一套。
 
接下来是等了好久的Wall-E,从预告片开始就喜欢上这个小家伙了。Pixar一贯的风趣和煽情,这次表现得恰到好处。昏暗无光、风暴肆虐的星球,不断增高的垃圾山,谁都会绝望的吧。守着小小的窝,精心收集的宝贝,老唱片,每天摇自己入睡,永不厌倦地工作,这样的日子,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总有一天,当再也没有备用的部件,他也会像同俦们一样,自身散落为一堆垃圾。
她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很美的名字——人类的始祖。很暴躁的性格——动不动就开火。他守望。他不再工作。他把她领到家,给她看所有的收藏。她被带走,他如影随形。追逐那枚绿叶,那个美丽的名字和希望。
耽于享乐的人类,终于被这份小小的坚持唤醒。深埋在骨子里的奋斗欲望,其实只需要一颗火星就能点燃。
也许,也是给今天的人类一个希望吧。
话说回来,我挺喜欢那个倒霉清洁工和那群疯子的。
 
为了继续呆在电影院里,跑到隔壁厅看了Kit。纯粹为了凑数,否则估计只有房东老太太会专门去看这种片子吧。大萧条时的美好回忆。
 
最后是Wanted,满屏的血腥和满耳的脏话怎么觉着那么爽。我这是怎么了。唉,当个狙击手挺不错的。
 
星期一看了Mist,租来的碟。感觉还不错,至少不是无聊的恐怖片。人心比任何异形都更恐怖残忍。在迷雾中,在不可知的环境压迫下,人性脱去了温和的外衣,赤裸裸地暴露。恐惧,猜忌,用宗教麻醉自己,为出路不惜杀人,挣扎着求生,挣扎着求死,而谁来决定生死?上帝还是科学?当一切都成为无望,他暴露自己,渴望彻底解脱之时,希望竟再次出现。——这希望,比无望更令人绝望。命运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周末有空去看Get Smart,调剂一下心情吧。
The Quiet Branches

Stories of Under-reported Science

Jason Erik Lundberg

Bringing the Strange Since 2003

Pushing Ahead of the Dame

David Bowie, song by song

Inky Fool

Time passes. I stay.

Whatever

I'M STARING AT THE ASPHALT WONDERING WHAT'S BURIED UNDERNEATH

Language Usage Weblog

The home for discussions and comments on language, grammar, spelling, and such

我要成為獅子王

Time passes. I st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