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山海之际

如果有朝一日我有了写一篇古典时期背景历史同人的能力和勇气,我一定要写一个德尔斐的神谕。

她端坐在高高的三脚凳上,屁股被地热口冒出的硫磺蒸汽熏得滚烫,昏昏然注视着眼前萦绕的幻象,满怀虔敬地嘟囔着颠三倒四的预言。

德尔斐,这世界之脐,雄鹰交汇的圣土,阿波罗在人间的代言之所,接纳着海内界外的牺牲供奉,赐予王者和平民珍贵而晦涩的答复,听者自明。

六月炙热的天空下,德尔斐躺卧在衰草间,如厌倦了年岁、倒下已久的巨人,骨骼和肌理仍历历在目,而荒芜在躯体上恣意生长。六月的空气干燥通透,阳光是纯粹的射线,直直击穿大气,吸干朝觐者的汗水,脚步沉重而胸腔轻盈。

他们拾级而上,直至山顶的径赛场。健儿们在盛大的声浪中飞奔,不为桂冠,奔跑本身便是奉献。竞赛也好,戏剧也好,寻常生活的种种,一旦移到这山岭之中,便著了崇高的色彩,出脱了凡间。

下次来时,当是春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