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先是追逐着黑夜,之后是追逐着黎明,我在它身上度过了最短的一夜。当银翼轻颤着远离美东海岸线,那条细细的浅黄带子徐徐飘远,大西洋就在眼前。夕阳像熔融的金球坠入云底,被紫灰的霭的残烬掩埋;我们悄悄降临旧大陆上空,

漆黑的大地上  那一个个小城
主干道的骨架相通
凸起在地面  如灼热的红铜

随后朝晖升起。我们向东南飞行,掠过一串串小岛,如镜中楼台,

我不知道有山脉自海底升起
骄阳炙烤水面泛滥出虹彩
而山脊与云默默延挨

在雅典甫一点地,复又向北飞去。海天是一色的蓝,教人欢喜得晕眩;沙洲的岬角长长地拉伸开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