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油方才找我哭诉,说他昨晚无法入睡、和远在德国的小猫彻夜长谈,终于弄明白了一点为什么川普会当选。

机油是个比我还不懂政治的人,算半个知识分子家庭出身;小猫的父母则算正宗的牛鬼蛇神了,从来不过问她的生活琐事,一上微信就谈哲学。不过小猫好歹跟进了时事,而机油近来忙于毕业焦头烂额,无暇思考,也能理解。我自然不是来自书香门第,但家父也上过业余大学,和机油出身相近。殊途同归,咱仨都是自己拼出来的知识分子。

自古以来就存在的问题:知识分子和下层民众的脱节。各大高校一片哀鸿,劳动人民欢天喜地。选的是谁,全看利益。天朝人民看得清楚,受了高等教育的精英们却连犯迷糊。选择是一回事,理解又是另一回事——可是真的有这么难理解么?

这次结果的确是对民主二字的最佳诠释——no better than people, no worse than people. 站在个人喜恶的角度,我永远不可能“选择”川普;站在个人利益的角度,我永远不可能“选择”希拉里。站在远处,看着芸芸众生,我支持他们的选择,如果我有支持的权利:我明白自己无法融入人民,那么就疏离地民粹着好了。

有个现象我至今也无法解释,即:来美帝这么多年,我还是无法发自内心地喜欢她。我喜爱许多城市、许多地理特征,我习惯这里的生活,十分适应独立自由的环境,但我无法对这个国家说出“喜欢”二字。相似但不相同的是,在大多数华人都为川普摇旗呐喊时,我意识到自己无法为利益驱使说出“赞同”二字。

我早就接受了自己“不正常”的事实,但这自省估计会持续一生。某种程度上我会妄图辩解: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既然我时不时还得进入社会,那么也姑且算人民的一员,既然我知道不选择的后果,那么这也可以称为一种态度。苏格拉底没有越狱,他喝下毒芹,将性命交给人民。而历史继续盘旋上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