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草在风中闪动。不是盛夏那些鲜绿的草,不是在盛夏明媚的天空下——这是些衰黄干枯的草,推挤着僵硬的躯干,……

……在蓝得令人眼睛发痛或是灰得令人胸口发紧的天空下,翻搅出大片死亡的颜色,连绵不绝,像漂满浮尸的海洋,而水里实则什么也没有,仅仅是水本身,沉寂的、粘稠的、吞噬一切的水体。

我感到深深的恐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