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雾弥漫着Delaware Bay。公路两旁时有高茂的树,雾气便被枝叶吸附,前方的车魔术般浮现在数十米外;一俟树林换成原野,雾气又推推搡搡地围上来,教人失了方向。

Miss Chris Marina泊在港口,盐沼水平如镜,映出天光云影。

selected_IMG_4457走,看灯塔去。

Brandywine Shoal Light 有自己的小庭院,白色的礁岩围抱着洁白的塔身,落落大方地站在浅滩上。

selected_IMG_4492Fourteen Foot Shoal Light 则有些寒碜,铸铁的基座和塔身锈迹斑斑。

selected_IMG_4500我最爱的Miah Maull Shoal Light,鲜红的浮标一般,自万顷碧涛上冒出。

selected_IMG_4528selected_IMG_4532Cross Ledge Light 已不在使用中,空荡荡的基座四周暗礁密布,我们的船远远兜了一圈就离开了。

selected_IMG_4551Elbow of Cross Ledge Light 则只剩个骨架子,听着空寂的潮声,与海鸟相伴。

selected_IMG_4560Ship John Shoal Light 是维多利亚式的小房子,在我们旅途的尽头。

selected_IMG_4576回返途中经过Cape May,从海上看到了初次拜访时拍下的灯塔。

selected_IMG_4614我看见日光和风的音障
把波涛推成慢镜头
我看见浪尖的虹影
好似幻影,追逐着船舷
我看见整片海的浮光

我看见海豚的背鳍和光滑的肚皮
看见船尾的浪如巨鲲展翅扑腾
我看见那些灯塔,那些灯塔
盛大的航行    如光明一般

selected_IMG_45222015.9.1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