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夏天都不敢到自己的后院来,半是搪塞半是畏惧。然而秋终究降临了,也该放下头发拉自己一把:少一点self conscious,多一些放胆去生活。——瞻前顾后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特质,也希望它不会成为无法自拔的泥潭。

那么就从昨晚的梦开始。Ex unō plus, I hope.

在食堂里遇见前室友。即使对方没有唱歌的企图,仍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更荒唐是他提出的请求:国庆期间,是否可以借住一晚。自然遭到婉拒。

我回家,推开的却是寝室的门。427。宛睿在,李晨也在。毛大约在图书馆吧。她们抬头看向我。“某某居然想借住一晚,他到底在想什么啊!”“太搞笑了。”宛睿回应。我看向窗外,洁净的九月的天空。

我不记得接下来的情节,或许仅此而已。或许四年的点滴,懒于回忆也好,怯于思忖也罢,都被包埋在一枚小小的时间胶囊里,初秋的风一扬手,便从梢头坠下,碎成一夜流光抑或一季繁花。

早上看到了周博纪念册。据说35楼要拆了。

光阴不会坐在那儿等待。你需得伸出手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