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日的余烬将隐没在西空,苍白月影浮现梢头。光裸的枝桠在年末的冷风中摇晃,吹尽指尖的残灰。

大约已过了那样的年纪:有意无意地铺设注脚,藉口开启下一扇大门;实则回味上一个轮回的种种,为愧疚寻觅理由、藏起不可见人的暗影。

我们皆在自省中挣扎,以复杂无解搪塞懦弱犹疑,沉浸于惟有回首时方能品尝的光荣;我们畏惧尚未踏上的路途,无端地担忧终会失去本有的、得不到所求的。

而无论以逃避还是直面的方式放纵自己沉沦一刻,她总能点醒我,短暂的恍惚逝去,白昼与黑夜一样庄重犀利。

不要挑容易的路走,不要以拥有伤口为荣,不要为了满足虚荣心说用意明显的自谦之语,不要傲慢,不要顾影自怜,不要回头看,你不要一直回头看。

……而每当回头,虚无的光荣和真切的痛楚都已消泯,而我的所爱是幢幢夜色中唯一的星辰,我唯一不懊悔凝视的光亮。

我的所爱瑰丽若夕晖,更灿烂似朝阳,她伴着每一个崭新的日出升起,永远明耀在东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