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有台风的日子,想念紧闭的门窗外它们雄壮地穿行于街巷、凶猛地捶击墙垣,扯断马尾松的臂膀,撞落庞大的广告牌,想念它们在灰色的江面卷起巨浪。我想念年复一年的盼望和担忧:五区八县的人民,沿海的渔业和累累的龙眼树,航运部门的警报和应警前往第一线的父亲。

我想念有台风的日子,放旷的少年和指尖的诗行。

许多时候我们需要一些东西来转移注意力,将心绪从阻滞的杯盏间调开:一场壮阔的气象,一支绝美的调子,抑或是他人的不幸。藉由安抚另一颗心来获取自己内心的安宁。

我不会说宽慰人心的话语,并非不愿,而是不能。所有的激励都已被触及,所有的安慰都是cliché。词语和情感被无数双手倒饬,组装成大同小异的句子。毫无新意。我能说出的任何话语,也无非这堆陈词滥调的一个子集。

那么我便什么也不说;我就呆在这里。喜欢过和丢弃过的太多太多,所以不敢轻易爱上;被迫接受的人和事如铅坠于腹腔,所以无法自由飞翔。而一旦爱了就不会停歇,一旦起飞就刖去双足不再下降。

我就呆在这里,亲爱的,妳知道去哪儿找我。我不会说宽慰人心的话语,因为它们太单薄。我会卖弄些疯傻来逗出一个笑容,我会旁敲侧击刮下些鸡毛蒜皮,因为妳的宽慰必呼应起我的,而我的烦恼也好、快乐也好,都渴望成为妳五味汤的佐料。

我就呆在这里不会走远,妳若抬眼便能看见。我不是任性的猫咪需要时时亲昵,我大概是飞檐上的一株草。它自在衰荣,却始终在妳目之所及。妳不必倾吐,但它愿意聆听。——只是妳得原谅,大多时候它发不出任何声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