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头盔而已。

KidFic。

Hide and seek

发现那顶古怪的头盔时,Ororo正努力把自己埋在一堆假人七零八落的胳膊腿下,那些年代久远已看不出原先颜色的肢体上有不少焦黑的痕迹,这使她想起昨天Scott烧焦的木栅栏。她撇撇嘴——那个混小子要再敢向Jean吹嘘他的雕刻技术,她就把他直接卷到堪萨斯去。

而Jean——哦,她随时可能找到她的藏身处——尽管Ororo相信她答应的不会作弊,也明白要是她想,一堆假人压根挡不住;不过她还是使劲儿往杂物堆里钻,直到小腿压上了一个硬邦邦、圆滚滚的东西。

她弯腰探手,感受着那东西的轮廓:表面有轻微的凹凸不平却并不粗糙,质地仿佛公园里备受风吹日晒的铜像;浑圆的顶部往下有两道耸起的弧线,花瓣一般延伸;再向下,她的手指突然向内屈去,她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中空结构,外壳的边沿薄而锋利。

她小心翼翼地探进另一只手,把那东西抱了起来。

那是一只紫红色的头盔,和她在历史课上见过的古代骑士的装备有些相似,不过缺了面罩,颜色也相当可笑。她想不出这东西为什么会被藏在杂物间,但它大概可以在万圣节派上点用场。

房间一角有面积了灰的穿衣镜,Ororo走到镜子前,把头盔套上脑袋。

无论设计者的初衷是什么,它肯定不是为了娱乐一个十岁的孩子。盔沿一直盖到她的鼻子下,像个水桶般摇摇晃晃。她将头盔略略托起,瞅着镜子里的自己,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得让Jean瞧瞧。

双手扶着头盔两侧,透过一条狭缝注视脚下,Ororo轻悄悄地向他们的寝室走去。Scott大概还在睡觉,她要好好吓他一跳——

突然她听到了哭声。

她在拐角处停下脚步,熟悉的声音抽抽噎噎透过头盔的缝隙传进耳朵;她从没听过Jean这么伤心,就连上回训练时自己不小心砸伤了她的腿,也没见她掉过眼泪。

“我找不到她了!我以前一直都能找到她!”

“别哭,甜心,她不会突然消失的,相信我。让我们再找找——”

“可是她就是突然消失了!上一秒我还能听见她,下一秒那里就变成空白了!”

世界忽然沉默下来。

Ororo怯怯地转过拐角,头盔抱在臂弯,咬住嘴唇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一起抬起头来。Jean的脸几乎和她的头发一样红,横七竖八布满眼泪和泥印;她拽着Xavier教授的半边衣袖,后者神色复杂,几乎有些恍惚地盯着她臂弯里的东西;而表现最奇怪的则是他身后的Lehnsherr先生,他握紧教授的另一边肩膀,目光四处游移,就是不朝她看。他的表情让她想起开罗街头从一家面包店偷了馕的流浪狗。

下一刻Jean就丢下衣袖向她扑来,抱紧她的颈子、把眼泪蹭满她的脸;她丢下头盔搂住对方的腰,差一点也要哭出来;然后她看见Xavier教授捏了捏Lehnsherr先生的前臂,一遍一遍地抚摸着,看见Lehnsherr先生终于松开手,看见他们十指交缠,深深深深地凝望彼此。

oOo

晚些时候,她俩肩并肩躺在被单上,讨论着即将到来的万圣节。

“我想我还是别戴那个傻头盔了。教授好象不喜欢它。”

“但是Charles告诉我是Erik不喜欢。他戴过一次,看上去就像掉进染缸的乌龟。”

“它太大了。我什么都看不见。而且很闷。”

“也许我们可以叫Scott在上面钻几个洞。”

“Scott根本钻不了比头还小的洞。”

“那我们就叫Logan叔叔戳几个。今年万圣节他会来吧?”

女孩们睡着了,衣帽架上的头盔孤独地悬在月光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