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刷电影的脑洞……

题目来自Coldplay的歌名,当然啦。

Fix you

窗闩发出抖颤的轻响,静夜里一声微弱的咿呀,冷风卷上他的肩胛。

Charles从暖橙色的灯光下侧过身,抿住嘴角的一丝讶异。

“是你吗,Romeo?”他叹息般地诵道,“我以为我们道过别了。”

他的朋友翻过积着薄雪的窗台,甩下肩头的披风,一阵雪末在灯光下荧荧闪烁。

“或许不是今天。”

他没戴头盔,颧骨因寒冷而突出,两颗小球在掌心上方缓缓绕转。

Charles压下潜入那温暖水流的冲动。“那么今天你要什么呢?一句原谅?一个拥抱?一个晚安吻?”

他的朋友摇着头,一步步逼近,将他困在书桌与目光之间。

“Today, I will fix you.”

oOo

那两颗小球缓缓绕转着升起,其一自两极凹陷、延展,摊成平薄的镜面。另一枚则拉伸、舒长,化为一掌多长的侧扁柱体;两颗小漩涡在一端发源,洞穿柱表,漩涡间陷出一条细缝;另一端亦逐渐二裂、劈成完美镜像的两条,随即继续扁化、内沿变得锋利,最终形成修长的刀刃。

Charles终于意识到事态的走向,喉咙中憋出一声恐慌的尖叫。

“Erik,不要!”

剪刀比他快了一步。

oOo

他死死闭着双眼,任冰冷的金属上下其手。

两刀干脆利落地绞去了披至肩头的波浪,细碎的发梢落在后颈。

左右各一刀削净了鬓角,继而斜向俯冲,双耳暴露在空气中。

刀背挑起额前一绺,旋身一合一分,中分变回了偏分。

刀尖插入茂密的发丛,一顿紧拢慢捻,沉重的头颅忽而轻松。

最后,那对因激烈的砍杀而温热的刀面贴上他的太阳穴,沿发线一路而下,吻着头皮、说着绵绵的情话,直到嚼尽最后一簇多余的发卷。

透过他勉力维护的屏障,他捕捉到对方投向他的图像:剪子抖去刀口的发茬,重新融为一柄,再度化作锋刃。现在这锋刃攀上他的面颊,自颧至颌摩挲,裸露的皮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热潮涌上两腮。

“睁眼,Charles。”

他看见镜子里十年前的自己。

oOo

他的朋友眯眼打量自己的作品,满意地轻哼一声。

那两颗小球回到他手中,重新开始绕转。

Charles张口,却发不出声音;他望着对方眼里渐渐蓄积起来的暖意,在那张面庞向他俯近时伸出了手。

他关上了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