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小段子之一,场景为提取冷冻组织里的RNA。该系列各篇间设定并非一致。

感谢有意无意地为我提供各种段子的机油。

Personal demostration

“就是这样,扶着侧面,小心地插进去——不要心急,这些组织在现在的状态下相当脆弱。”

Alex全神贯注地遵循着指示,双手的动作略带笨拙却不敢有丝毫颤抖。靠在门框上观察这一切的Lehnsherr先生——三天两头往他们这儿跑的德语系教授——饶有兴味地挑起了一边眉毛,目光在二人之间逡巡,而Xavier教授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小本科生的手上,压根儿没理会他。

“很好。现在开始碾磨,左手扶稳,右手用上力道,深入至底,顺时针旋转——一下,两下,三下,控制好节奏,不需要蛮劲,稳定最重要——对了,非常棒。”

小本科生的前额沁出了微汗,而亲手指导这一切的Xavier教授似乎没比他轻松多少,鼓励的声调里荡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亮闪闪的蓝眼睛一瞬不瞬盯牢对方双手中的物事,仿佛整个世界都命悬于此。Lehnsherr先生竭力试图把视线从那双眼睛上扯开,毫不意外地遭受了惨败。

“加入液体是关键的一步,先把棒稍稍抽出——就一点儿,不要全部出来——顺着棒身,均匀地加,当心溢出——现在把棒放回去,稍候片刻。”

Alex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抖动了,而他的教授不得不施以援手。宽厚有力的手掌轻轻按住了小本科生的手腕,灵巧的手指有如带了魔咒一般迅速遏止了液体的飞溅。Lehnsherr先生死死盯着那双神奇的手,无数与它们相关的画面在眼前栩栩如生地闪过,自己的双手在裤袋中攥成了结。

“可以开始动了。和方才不同,不要用上太大气力,先伸到底,转半圈,抽出一些,再重复以上动作——很微妙,对不对?好好感受一下——找到介于过紧和过松之间的那个点。”

尽管有Xavier教授的精神鼓励和物质支持,可怜的Alex还是无法保持镇定,哆嗦从双手一直延伸到上臂;连他的教授也皱起眉咬住下唇,而可怜的Lehnsherr先生则将整个身体重心交给了门框,挣扎着不去注意贝齿下鲜艳欲滴的红唇。

“放松点,Alex,这只是个训练,呼吸,第一次是不容易,没有人会责怪你,来,再转一次——”

“该死!”

小本科生的手套裂开了,同他一道承受了过大压力的材料不堪重负地溃败,白浊的液体洒满了Alex的双手,可敬的Xavier教授的手上也粘上了不少液滴。

门口传来一声细微的呻吟,不过两位实验人员都忙于收拾手头的烂摊子,没有人理会这虚弱的抗议。

“不是你的错,Alex,别担心,通常丁腈手套很结实,你太紧张了——我们还有材料,下次一定会成功的——也许我们应该买些橡胶手套,它们的延展性更好点,不过有些人对橡胶过敏——来,让我们把实验台擦一下,洗洗手,不会对皮肤造成损害的,放心吧。”

Alex满脸愧疚地打扫残局,而Xavier教授终于转过身面对他的老朋友,脸上换上了歉意的笑容。

“通常训练新人的是Hank,不巧他今天有课,我也太久没亲手做实验了,你看,一上阵就把孩子吓得不行。年轻人的热情的确是最可贵的东西,你说呢?”他满怀热情地注视几乎瘫在门框上的Lehnsherr先生,笑容里掺了些玩味。

“你知道,如果把刚才的指导音频放上Youtube,点击率一定会超过某些特殊网站,”当他们走下实验楼时Erik说道,他已多少恢复了通常的自持。

“实验是严肃的东西,我的朋友,”Charles一本正经地训斥道,“不过我不反对在实验室以外的地方进行它们。”他歪过脑袋瞅瞅险些步伐踉跄的Erik,又若有所思地添上一句,“幸好你不对橡胶制品过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