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小段子之三。能力有。

感谢机油的裤子提供的灵感。

4

第一颗纽扣的松开让他手腕一抖,红色墨水在早已可怜兮兮的论文稿纸上添出一道长长的、微颤的痕迹。一股轻柔的力道阻止了金属笔尖继续失控,一颗红红的小点在纸张中央停驻,缓缓漾开来。

Charles叹了口气,放下笔抬起头。“这就是你冒着大雪穿过半个校园的目的,我的朋友?”

材料系的Erik Lehnsherr教授交叉双臂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凝视置身论文群山间的小小身影。室外的气温是华氏二十五度,而他仅披了一件薄薄的夹克,衣领半敞着,黑色高领衫沾满雪屑;正如以往每一次戏剧性的出场一样,他头戴那顶“Lehnsherr实验室专利研发、防震防腐蚀防辐射防心电感应”的头盔,而十五分钟的风雪兼程早将它变成了一个白皑皑的大蘑菇。

Xavier教授忍下冲到喉咙口的大笑。

“希望你能减少在学生密集区戴着那玩意儿的次数,你会让孩子们担心学校受了生化袭击。”

“哦,敏感的孩子们,”Lehnsherr教授摇摇头,一大块半融的雪从头盔上啪嗒一声掉下来,露出湿漉漉的紫红色磨砂面,“或许你该告诉Pryde小姐不要抱着她珍贵的样品横冲直撞;她能穿过那些墙,她的样品可不能。”

第二颗纽扣以折磨人的速度滑出扣眼,Charles收回心神,全力对抗下腹蔓延开的颤抖。

“我的学生们也许热情又莽撞,但在导师的以身作则下,他们从未公然逾矩。不过Lehnsherr教授,上次参观你的实验室时,你似乎相当享受Summers兄弟的二人表演——一个将理应进入回收箱的废弃合金炸成碎块,另一个用目光追逐并歼灭那些小碎屑。”

“再细小的金属碎屑都不会对我的实验室造成威胁,”Lehnsherr教授掸尽领口的雪,褪了白色外壳的头盔泛着水光,“而再圆滑的金属物件——都不会成为我前进中的障碍。”

第三颗纽扣带着恶意跳出,不轻不重地敲在他已颇有些苗头的问题上。Charles倒抽一口气,瞥见Erik寒光闪闪的牙齿。

“我并非有意设下任何障碍,我的朋友,”Charles僵硬地坐在扶手椅里,而那三颗自由了的纽扣此刻在他越发严重的问题根源上磨来蹭去,“当你不得不为自己购置新装时,却发现所有的厂家都如同约好了一般,把拉链换成了天杀的纽扣,”他握紧扶手,思绪徒劳地在那顶光溜溜的头盔上刺戳。

Erik慢悠悠踱步上前,俯身吻上嫣红双唇。最后一颗纽扣应声而开,Charles伸手拔下珍贵的专利头盔丢到一旁,砸翻了几摞未批的试卷。

Erik,我发誓……

Charles贴着尚带寒意的脸庞错愕地微笑起来,听见金属的叮咚在他们的脑海间愉快回响。

是的,我这儿还有四颗,亲爱的教授,他的朋友温柔地说,现在,你打算怎么解开它们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