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实验楼的单人厕所里发现有人放了个微型录像装置,正对着马桶。警方调查了几天,抓获了嫌疑人,是老板闺蜜实验室的一个博士后。他个子不高,相貌不差,腿脚有些不便,总是拄着一根拐棍。平时沉默寡言。他对该行为供认不讳,说有两个机器,每个只能录一个钟头,于是他频繁更换。有人目击他进入女厕所,但由于是单人厕所,也无人介意。羁押后,警方在其电脑里发现大量视频,正在(据他们的原话)非常professional地逐一辨认受害者,以便将来庭证。最早的录像来自去年3月。

就是说,全楼的女性(以及部分男性)的隐私被各种拍摄、观赏了一年多……

比较困扰我的问题有几个:一,警方的调查虽不算大张旗鼓但也绝非隐秘,尤其是发现摄像机那天,有许多警察在楼里巡游,照理说已打草惊蛇,他们是怎么抓获嫌疑人的呢?二,为什么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拥有固定工作的人会做这样的事,尤其是一个经过多年努力才得到今天的一切(他是个墨西哥人,曾在另一个实验室交流过一段,又花了好些功夫才成为博士后)的人,会如此处心积虑地进行令人不齿的犯罪行为?这不是简单的偷窥和顺手牵羊,也不是针对某一对象的观察;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不厌其烦地拍摄所有人的如厕行为,明知被发现后可能带来的毁灭性后果,其目的何在?

我觉得自己对人性的了解实在浅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