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已成为常态

当积雪终于消融,我不知道

该不该期待下一个季节到来

.

那些柔韧的苇草,风起时

温顺地斜下肩膀

我没有如此的腰肢

只能在危压下折断

.

刈去那些纤细的枝杆

刈去过长的记忆、灰与黄

刈去停滞不前的心绪

把空白留给三月的阳光

.

亲爱的,你不该被锁在

这片衰朽的自艾里

.

请狠狠地想我,或是

温柔地

温柔地

将我忘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