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习惯我的愤怒。

习惯在它排山倒海降临之际岿然不动,在它席卷退却之时自持不倒。

我已习惯我的愤怒。

习惯伪装二次元上的云淡风轻,人前的言笑晏晏,熙攘众生间的泯然透明。

习惯用扑克脸对待被错误对待,习惯摒弃自尊一味忍让,习惯为莫须有的罪名道歉,习惯压下愤怒——在它摧毁一切之前。

我已习惯与它共生,将它精心喂饲,让它缓慢闷烧。我握紧它的缰绳,不敢轻易松手。我知道终有一天,当它足够强壮足够成熟,我将卸开囚笼将它释放,任它的烈火灼尽最初催生它的事物。

但不是现在,不是现在。

现在,我习惯它在我身边逡巡,咬啮我的良知和温存,将我的心掏成一具空壳。我让它占满我的心,让我的心成为它的形状。我的愤怒。它允我生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