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秋光,蓦然发现自第一首以来已近一年。

不再像一年前那样crushed to my heart and bones;妳的名字如今成了心底软软的一隅,在最美好温暖的地方妥妥地保存着。

尽管如此,捧住迟到了一年多的精致小书,那颗陈旧不堪的器官还是飞快地跳动起来,到底还是该为如此单纯的感动欣慰呢。

不堪的手写妳大约已经看见了,我总是注重诗的形式甚于内容。就誊在这儿吧。

***

这本小小的册子,辗转过

几千里陆路

几千里水路

飞越

三万英尺的云端

向此处坠落

落入

满张的双臂,叩醒

干渴的脉搏

诉说水路几千陆路几千

慰藉之意步步不辍

*

这本小小的册子,穿透了

两年的光阴

两年的错过

粉碎

五百夙夜的遥隔

赶到我身侧

抚平

浮躁的思绪,剥开

冷漠的外壳

倾听相识经年相知经年

珍爱之心殷殷如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