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湖的樱花是每年迎春的惯例,自三千株新树在首府吐出第一片新芽,百年里无数纪念建筑拔地而起,无数足迹踏尽湖畔芳草,而花树依旧。或是绵延细雨和入鞋底泥泞,或是艳阳净空催动如织人流,五公里水滨粉白氤氲,百英亩水面天光云影。盛极而衰之时最美,纤薄花瓣漫天飞旋、轻沾蛛网,姿颜凋零而芳菲不散。

今年的春竟来得尴尬:初临的凄风苦雨久不止歇,过了三月又转眼丽日当空,可怜老树不堪一惊一乍,预料中的极盛期已过,而花骨朵仍沉沉垂在枝头。任人潮接踵摩肩,花朵们沉默着不予妥协;偶有几处盛放,身前身后寸土尽皆被留影者占去。

IMG_1023

National Mall及附属纪念物群的维护是终年不绝的,如今轮到方尖碑,密密匝匝裹住一半以上碑体的金属网给颀长的身躯穿上一条kilt. 绕湖一周脚掌几已磨穿,而所经仍是无言的花蕾。

IMG_0986 IMG_1019

午餐途中遇上想是道具的千疮百孔校车,不知从哪家博物馆拉来,又将拉到哪儿去。

IMG_1002  IMG_1005

最喜欢的依旧是二战纪念碑群,夕照拉长一个个州的身影,它们肃然群立宛若高地上的巨石阵,以无形之手环抱起一段历史,看过客如滴水入洋徜徉其间,将这浩瀚轻轻推送。

IMG_1049

林肯纪念堂的石阶上坐着世界上所有的人,越过终于修葺完毕的长长池子望去,有谁从黄昏的微光中绕过石柱走出来,抬眼浅笑,目光里捉摸不透的深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