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清楚把所有事情都做好是不切实际的,但就是该死的停不下来。

到了这把年纪,还妄想着什么里面都掺一脚,有一丝兴趣的就死抓着不放,就像有好几条平行的生命线可以挥霍似的。

所以常常会恐慌,有时会突然彻底失去对任何事物的渴望;而一俟爬出倦怠的谷底又不顾一切地往峰顶猛冲,唯恐稍有停顿就会坠回深渊。

在那么多genre里的尝试:童话、悬疑、科幻、言情,无一例外地都是半吊子,都以发现唯一症结所在而搁浅:我不是个会讲正经故事的人。于是默默退回诗和散文之列,乞求他们再度收留。

然而还是会屡败屡战地冲锋,唱着无调的战歌;自以为加入了弑神的队伍,到头来对抗的不过是风车。

但为什么不呢:尝试一次专注于一件事,把剩余的打包藏好,叮嘱自己日后一定会依次取出、好好对待?

时光网在给Michael的生日贺词中说:在文艺和商业之间走出自我实现的天命之路。

而面对眼前繁复的阡陌,我的天命之路又在何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