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Battery Park,又有什么地方可去。春惨淡地来临,万物发出细微声响,我们只蛰伏于方寸不愿聆听,待猛然醒觉竟已过半。只是异乡的季节永远是姗姗,春分不过飘了薄雪,枝头慵懒地攥出一星半点绿芽,万般不甘,仿佛春凌辱了它,教它从惬意中回到无聊的尘世。

除了这临河的小公园,又有什么地方可去呢。空乏的肉体和心灵一般,失了栖所。

我想    最终我还是失去她了。
只是,从来就不曾拥有,又谈何失去。

飓风中损毁的桥再没有重修,或许市政建设已拨不出款项,又或许大家都厌烦了桥栏上刻满的山盟海誓。毕竟,桥不过是桥而已;一旦坍塌,有多少人还有弥补的勇气。

The bridge was burnt
Burnt, gone forever

水鸟仍是那么两三样:淡定的留雁、无所事事的江鸥、飘来飘去没个停歇的绿头鸭。一切都跟去年九月一样,不过半年光景,秋去春返,大概只够听完一阕曲子,琴弦未冷,余音振聋发聩。物是人非。

不要遗忘(我知道我永远不会)
这段转瞬即逝的时光。

过于炽烈的,注定只能燃烧一刻
光焰耗尽,虚空甚至不留声响。

自己造的业是要负责的,我知道不能一辈子躲起来,我知道尽管努力伪装无害的样子伤害大约已经造成,而我甚至没有道歉的资格,自欺欺人地闷骚了这么久,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堪堪刺中心脏下方,死都死不干净。

我只能继续努力着不要造成更多的伤害,然而前后左右都是泥泞,又能朝哪里走。

不要去想    无意义的事

就像去想沙滩上的水迹能残留多长时间

就像去想春天能停留多久,而江鸥

在下一刻四下飞去

谁又在这儿驻首

下个周末,一定要去远行。

IMG_079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