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为什么觉得你那么好,这问题便在心头悬了一整天。

你只是困惑和不自信罢了,而我不得不反复质问自己,这种貌似毫无根据的判断着实不像一个有逻辑头脑的人做出的(而我有么)。倘若问为什么爱,答案很简单:不需要理由。逃避问题的最佳途径。然而兜兜转转回到出发点,顽劣变态邪恶都能引发奇妙的喜欢,可真正的爱惟有发自内心的认同能产生。

可笑的是,“为什么好”这样的话,怎么能问一个坏人呢。

一直到大学之前我都真心自认为是个好人,单纯忠诚不愿质疑。相信崇高的理想,相信可遇不可求的感情,相信友谊代表一切高于一切。

而复杂困惑的过程是成长还是倒退?理想确凿地存在然而被一再细化片面化,所谓爱情是早已泯灭于世的虚妄,仍然相信的惟有友谊,在一遍遍的膜拜雕琢中变得越发纯粹、遥不可及。

能确定的一点是我早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好人。有多少可以定义的恶是难以细说的,但糟糕的程度与日俱增,而最糟糕的是在直面这些糟糕的时候不再觫然颤栗。流转过所有最低下的念头。敢于去伤害。对道德无动于衷。不适当的愚勇和自杀性的逃避。

所以当你问我为什么觉得你那么好,那大概是因为你没有这么糟糕。恶人如我也不得不动容于美丽的事物,我透过孔洞窥见些许深埋不露的内心,那儿无限明媚。

亲爱的,我不会使用劝导的口吻告诉你停止纠结快乐生活,因为那是成长必须的。我能做的——倘若你允许我这么做——只有一遍一遍地告诉你你有多好,然后看着你蹒跚地前进,每一步更加坚定更加强大,远离我深陷的泥淖。

然后有一天,或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将自己拔出来,追上你,感谢你所有的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