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什么呢?不要稀松平常,不要喜乐融融,不要关怀和牵绊。抑郁、担忧、苦闷、自怨自弃、虚妄的希望,能握住多久?

我在想什么呢?害怕将混乱的情绪逐条分析得出飘渺的结论,满腔怒气却无从迁怒,成倍地反加于自身,以为豪么?

茶的颜色就像污水,气味却是柑橘的芬芳,依赖蓄满薄荷脑味道的烟雾,期待严寒将指尖冻僵冻裂,什么都求而不得,什么都无趣,不敢开始,渴望又憎恶逃避,操,什么人生。

需要匀出一些思绪来想她,持续地、温柔地想,略微调和一下阳光无比灿烂阴影却无比沉重的日子,不论这选择是多么无理,且把它暂作为调剂,让愤懑的情绪停止沸腾,停止灼伤自己。

想一想她,想想终究还有美丽温婉遥不可及的事物,想想或许有一天,她的手抚过那粗陋的织物,你会有的平静。

Don’t ask what for.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