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深秋,而一切早已凋芜。

冷风拍打着冷雨。空中没有雁字。

遥远的,遥远的你

从未念起我的名字。

什么该来,什么该去

又从何得知。

*

你是我回不去的原乡

是九月的丰沛   挂满梢头

是深深浅浅梦里   我的另一个影子。

*

喧腾过往   雾迷前景

不存在的前生来世。

*

而我只将召唤高高悬起,

用恒一嬗变的声调呼喊

归去来兮——

何苦寻觅,又何苦相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