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给你织围巾。紫红色的(笑)。现在于你自然不是戴围巾的季节;但冬日里编织总是很温暖的事。

就像想着你一样温暖呢。

不习惯元宝针,织了拆拆了织,反反复复。

心里难耐了就上你的围脖,翻古早的话语来看,也是两年前哪。那时我还不认得你呢。那些独白,寂寞的自言自语,没有人来过,就一直留在了那里,仿佛落满尘灰的卷缉,藤萝漫布的砖墙。我目光的指尖拂过它们,无人知晓,它们依旧静静地呆在那儿,安全地,像从未被发现。

安全的。我的。

一直想把你的博客全看完,然而就像你的围脖一样,满满的尽是疲累和心痛,痛得看不下去,痛得闭上眼睛,我想我已经爱得不行。

但是我不会说的,正如二十年来一贯的闷骚作风,不能被恰切地形容为“与你无关”,只是想守护着一份秘密,一份不曾为现实侵蚀的情感。

然后安慰自己:暗恋是一种美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