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弄不明白这一切。有时候只是心痛得无法自制。

因为我是那么急切地想做到一切却终究什么也无法完成;因为我是如此渴望成为最特别的那个但害怕最后还是会辜负对方;因为我是如此爱她,因为我不值得她的爱,因为我知道一旦这些隐秘的情感坦承于天下便会失掉此刻所有揪心的痛楚与极乐。

也许有一天我们都被磨灭了锋芒,落入日复一日轮回辗转的小小生态龛中无言自得,也许我会忘记她,她也不会再记起我,——前者是跳荡明丽的乐章,后者不过是犹疑匐行的暗影,也许某日我会错踏,被扯回曾经湃然于胸的洪流中惊愕震栗,也许我会突然泪流,辨不清该为多年前的举棋无着懊恼,抑或为寻觅不得的旧绪怅怀。

傻傻地坐在这儿想,我到底在等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