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在深夜,有时在白日,这许多愤恨无处发泄。

恨周围永远围绕着愚昧而不自觉的人,恨生命里充满了冥顽不化还一心想感化别人的人,恨自己被这一切纠缠至死无可脱身,恨自己竟会如此地恨——这些以爱为名烦扰自己,也的确大概是爱着自己的人。

我是那么反感憎恶一切施加于身的意愿,以至于宁愿背上忤逆的骂名也要反其意而行,以至于那些规劝的声音令我本能地作呕,那些关心和眼泪只能唤起加倍的漠然。有时大多数人都披着索然无味的嘴脸,而我在笼中观望这一切,观望他们将我欣赏,评论我的形貌、疑惧我的举止、嘲笑我的怪诞。

所以向往出世,向往为纯然的自然之美所怀抱;所以不相信命运不相信拯救,乐于将本已混沌一片的生活进一步践踏。许是矛盾。又有谁知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