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想,你大概知道一切

知道早春里厉风的呼号

知道深秋里蚀骨的寂寞

知道每个深夜的露台上,一个人

看烟雾飘散,溶进

阴霾后见不到的星座

*

有时候我想,你大概知道一切

正如我知道独在异乡的犹疑

知道烙入本能的漂泊

知道渴望又无法相信的,那一声

灵魂的私语,探寻

深深处的角落

*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告诉彼此

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隐喻和城府

但此刻,我们什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