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之夜的池塘,会有一些奇异的景致。

池水全然平静无波,漆黑光滑,像抛光的大理石表面。飘萍悬停在这平面上,成群的,一样凝滞,似已固着于这坚硬的壳面。没有蛙鸣,没有虫的跫音,连风都乖巧地驻足,攀着芦叶的薄刃不语。

于是月光便洒落下来。像弧光灯打在镜面上,却又是柔和的,没有逼人的热度,泠泠的银光跌落,在全无摩擦的表面一再打滑,碎成千片万片。镜面却丝毫未被惊扰,冷峻地屹立着,任那些光一次次受挫、逃离又返回。

镜面的坚硬与全反射性只是没有厚度的纯粹二维意象,而看似清透的黑赋予了它矛盾的另一面:在这表面下蕴藏着无尽的空间,不可能被碰触的另一个世界。就像阿瓦隆的湖水。月光是魔法的媒介,旅者永不能看穿的表面是本能的诱惑。倘有一叶小舟,是否能划破不动声色的表象,驶向永生的彼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