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有许多烟火诞生。

他们欢呼他们瞬息的生命,在黑色天鹅绒的夜空中绽开小小的花火。

他们因身下欢呼的人群而喜悦,他们大笑着盛开,璀璨的七彩光华,照亮盛夏的筵席,而后销殒成灰,无声地死灭在黑暗里。

每个人都为那瞬间的美丽欢呼。

没有人为燃烧殆尽的飞灰叹息。

有一朵烟火,很小很不起眼,拼尽了全部的力量开放,他的色调并不单纯,甚至可以说是复杂,他不稀罕草坪上仰视的人群,他的目光只注视着那些盛大的同伴,渴望能有他们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那般,他懊恼自己先天的不足,更憎恶因迷茫而产生的倦怠,他在矛盾中开放了,只是小小的一朵。当他发现他终究无法触摸到天空,甚至无法触及那些浮云,他迸出了愤恨的眼泪,那些泪水流星一般往下坠,在空中拖出长长的轨迹。这样的轨迹原本该是供人赏识的,然而它们如此不协调,以至于几乎所有的仰望者都不由得抱怨。烟火自然不在乎,他只是在最后的余烬里望着升腾的花火,叹息自己的不争。

此刻,在那许许多多双仰望的眼睛中,有一双追随着他,惊异于他的复杂与迷茫,以及那些不协调的泪水,并不感到抱歉,只是好奇地看着,直到他凋零。那双眼睛停留在他最终消散的虚空中,猜想他去了哪儿,在另一个世界是否有不一样的景致。烟火结束了,那双眼睛还停留在那儿,他仓促的离去带来了一丝寂寞的意味。

盛夏的草坪上,人们三三两两散去,而那双眼睛依旧停留在原地,想着那朵寂寞的花火,想着他们永不可能的交汇,想着夏天留下的日子里瞬间变得无足轻重了的一切。

******************************************************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于是WordPress就变成酒后言谵的自留地了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