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回到小镇时已是夜半。白霜凝在花瓣和草的尖端,停了四天的小车结了一层冰壳。

另一台发动机的声音响起,我们挥手道晚安。

于是回来了——日复一日的生活。

但是似乎有一些什么不一样,被压抑得死水无澜的心底,一些狂野的东西被遽风卷起,吹得远远的,翱翔于整个天际。

期待着下一次的远行,孤独的自我放逐,去任何地方,朝觐自由的圣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