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第五夜§

紫黑色的、霜打过的葡萄可怜巴巴地在掉光叶子的蔓上蜷成一团团,清晨干冷干冷的空气冻得葡萄们直愣着眼。揪下一颗轻吮,浓甜微酸的汁液带着芬芳的酒香,每一颗活过了头的果实都是一个小小作坊,在无人理会的境地下憋屈地酿出一肚子甘醴来。

葡萄园整饬的藤架笔直地延伸,尽头是红屋顶的小房子,真正的作坊。这些被刻意留下的葡萄们会在冬季的某一日被采摘,连同十二月降到冰点下的空气、干燥田垄上枯萎的味道、抱着残存的甘甜打盹的微风送进发酵筒,次年夏季,清洌的ice wine将点缀摆上甜点的餐桌。

国境线另一侧的Grand Island上,小瀑布后方的石滩晾在灰色的天穹和崖壁间,群鸥搅动银灰的水面,激起高亮的水花,闪动如坠入尘灰的珠光。

归途中在Buffalo停留,柔和的金色余晖在青铜雕塑上逐渐暗淡下去,褪成浅黄的微光,灰蓝的暮色在大气中颤动加深,侵入过于安静的每一个角落,铁轨遥遥延伸到无处之处,站台上放着古老的圣诞歌曲,低回的男声轻轻唱着: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

与来时一样的山路蜿蜒到夜的心脏里去,车轮伴着小提琴和钢琴的和弦低吟,世界是封闭的,世界是开放的,世界如此渺小。车停在了路边,公路盘旋而上,俯瞰岑寂的山谷。迈出车门,头顶是璀璨的星辰,照耀世界数十亿年,依旧淡漠的姿态,仿佛他们才是神明,恣意睥睨仰望的众生。寒风在众神和人类的目光间呼啸。小萌在车里睡着了。

**************************米国海关小剧场***************************

威严状的大叔(大哥?):把你们的证件给我。——你在拍什么?!

小萌(茫然地握着DV)

大叔:This is a security zone! 把你的DV给我。

本人(传递ing):我们只是在进行旅行记录……

大叔(伸手):拿来。

本人&小萌(对看5秒,看地10秒,看大叔15秒,无限循环中)

本人(低声):你说他知道如何使用么……

小萌(更低声):他不会把所有的文件都删了吧……

本人(更更低声):他大概一个一个文件看过去了……

小萌(几不可闻):大概把我在自动售货机换硬币那段完整看了一遍……

本人(瞪眼,咬牙,憋笑)

(大约10分钟后)

小萌:我下去跟他说,道歉,不然后面的车要火了。(拉开车门)

大叔(猛然转头):回车里去!

本人&小萌:We just wanna say we’re sorry….

大叔(转回头,继续看DV):回车里去,乖乖坐着。

(大约10分钟后)

大叔:你们的其余证明。

本人(递I-20)

大叔:你们去加拿大干吗?

本人&小萌:旅游……瀑布……

大叔:你们的身份?

本人&小萌:研究生。

大叔:在同一所学校?

本人&小萌:然……

大叔:How did you know each other?

本人&小萌(失语5秒钟):We’re colleagues/labmates…

大叔(递还各种东西):记住这里不许拍!

(被雷得七荤八素的两人开走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