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夜§

在Yorkville Ave上来来回回兜了几圈才找到隐藏得很完美的the Coffee Mill。小餐馆颇有些法式风味,上了年纪的密筛蒸锅和“多通道”煎蛋锅(名字全是乱起的)挂满了墙,窗外落着冷冷的雨,小沙发软软的,餐前汤很香。

主菜是minsed veal摊在切成厚片的青色squash上烤熟,鹿肉特有的味道削弱了,尝起来和羊肉差不多,但第一回发现squash是如此神奇的尤物,富有效率地吸收了肉和香辛料的风味并加以柔化,这看似简单的烹调手段似乎值得一试。

夜浓了。满街是冷蓝色雪花状的灯饰。小街很安静,风偶尔停一停,抹掉几篇残留的叶子。雨开始连绵地落下来,粘粘糊糊地巴满了车窗,像要把车轮和鞋一同种在街道上。

Liquor Control Board of Ontario (LCBO)是安大略的地区性连锁酒店。湖区的葡萄园和酿酒作坊正在兴起,本地的葡萄酒在店里亦拥有专柜。一类一类地瞧过去,见到美国没有的牌子就傻笑。逛得开心了,东一瓶西一瓶地往怀里拽,最后抱着一堆乒乓作响的各色酒精上了车,开始权衡醉死在异乡与被截留在海关间的利弊。

回到旅馆夜已深沉。雨温柔地蹭着落地窗,空调送出喧闹的暖风。NG频道放着科迪勒拉山系形成的考察之旅,从内华达丰饶的湿地到阿拉斯加的皑皑冰雪。

**************************夜行小剧场(人格崩坏)*****************************

(从LCBO回到车里)

本人(呆立0.6秒后坐到驾驶座上,摸口袋):咦我把Toronto地图册放哪儿去了……

小萌:我记得在酒店里它还从你的口袋里露出来。

本人(摸各种口袋):没有……(摸座位、地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没有……(看车外)会不会掉在路上了……

(沿原路返回LCBO)

本人:没有掉在路上啊,会不会掉在结账的地方了……(进门,和收银的帅哥打招呼)请问有没有看到一本地图册?

帅哥:没有。

(二度回到车里)

本人(继续摸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你确定你上次看到它是在店里?

小萌:我……基本确定……

本人(抓头,抓头):你确定你清醒吗?

小萌:我……不确定……

本人(点火):先走再说……

(经过LCBO)

本人:我打个紧急灯,你去店里再找找?

小萌(进店转了一圈,摊手)

(车在雨夜里行驶……)

小萌(从座位后捡起一物):这不在这儿么?!

本人(镇定自若):难怪我当时愣了0.6秒,大概是在那时把它掏出来了,但是随即把这段记忆抹掉了,所以……

小萌:所以害我冒雨跑了一趟。

本人(依旧镇定自若):大概是一晚没睡昏头了,不过你也昏了,否则一定会看见我把它掏出来了,或者说你看见了但是随即也把这段记忆抹掉了……喂,敲脑袋要轻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