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

加拿大的感恩节早在十月结束,严冬紧随其后,从城市的每一个街角刮起凛冽的风。没有阳光,一整日的阴霾压在高楼的肩上,纷乱的雨脚不时踏过,握着相机的手冻得发僵。

Toronto的高楼似乎爱扎堆儿,同一色调风格的三两栋凑在一块儿,蓝色绿色金色在灰蒙蒙的天空下亲亲热热地抱成一团。在亲友团们中间孤零零地立着的是会议中心的高塔,CN Tower。

冰球荣誉纪念馆(Hockey Hall of Fame)一半是博物馆,另一半则像个mall。在Marché吃了午饭,那些可爱精致的食品简直可以用来展览。

身为昔日湖区工业城的一员,Toronto还残留着钢铁和水泥的灰败气息。而繁星般散落的教堂记录了早年的移民史,奇特的建筑从各个角落冒出来,这些纷繁交织的形态构成了全球最多元化的都市之一。

市政厅是一截从正中劈开的圆管。里面有不少如下的海报……

踏着四合的暮色穿过长长的街道,商城的橱窗亮起冷光,红色街车(streetcar)敲响清脆的铃,沿着头上和脚下的轨道缓缓滑行。风盈于袖。

*******************Redpath Sugar Museum超冷小剧场*******************

(二人走进工厂旁的博物馆大门)

本人(推内层的门):似乎锁了。

门内送快递的小弟:让我出去!

小萌(欲研究门锁)

看门大叔(背后幽幽的声音):Hey ladies…

小萌&本人(回头)

看门大叔:…and gentleman, we’re closed today.

小萌(囧ing)

本人:I see…

小弟:让我出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