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

我们在周三傍晚逃离Newark小镇。

在尚未到达费城时偏离I95,走一条全新的路:向北向北向北,穿过整个宾州,直击纽约州中部。漆黑的公路在大山间延伸,仿佛抛入宇宙深处的一根弦,车小心翼翼地在上面滑行,奏出的旋律时而平缓时而激荡,车灯照出前方一丈的距离,孤独的灯光捻碎天地的阴霾,再被一点点吞到夜里去。

夜半,在Ithaca小镇驻足。镇中心的商业街回响着夜归者鞋跟清脆的敲击,萦绕着原本禁忌的烟雾。月从光秃秃的枝梢间渗出惨白的光来,群鸦在枝头收拢脖颈。

Cornell的校园很大,道路却出奇地崎岖。昏黄的灯光交织在古老和年轻的砖墙上,失了新鲜汁液的芦苇薄银一般透明,日晷的金属刻度环反射出锐利的纯白。小镇在冬夜里沉睡。

Ithaca位于Finger Lakes湖区,这些自北向南伸张的纤长的手指,每一支指尖都缀着一个小镇。从Cayuga Lake指尖淌下的河流横穿大学城,在城中心拓宽为Beebe Lake,被小水坝略一拦截,形成几道玲珑的小瀑布。这样的小瀑布在指头湖区随处可见。

沿着Cayuga和Seneca间的指缝继续北上,取道I90直线向西,跨越国境线。子夜时分的道路空寂灰暗,I90在此点转化为ON405,迎着寥落的晨星和渐明的天色铺开十数条车道,GPS自此失效,广阔土地上的盲开之旅开始了。

************************加拿大海关小剧场**************************

一脸睡意的大叔:你们的证件?

小萌:Here.

大叔:你们为什么要在这三更半夜去加拿大?

小萌(囧ing):因为我们开了一晚上的车……—¥—*#*%@*#

大叔:打算呆在哪儿?旅馆的名字?

小萌(失语中)

本人:呆在朋友家,多伦多。

大叔:你们和“朋友”是在哪儿认识的?

小萌&本人(集体失语中)

本人:years ago… in China…

大叔(递还证件):好了。

(二人一脸呆相地开走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