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天起,做一个自由的人
喂猫、种花、糟蹋实验
从明天起,不理会老板的起居
我有一架滑翔机,面朝悬崖,摇摇欲坠
从明天起,对每一位女士温柔(诶?老板算女士么?)
向她们展示我的笑容
那腹黑的笑容揭露的
并不是我的内心
走过每一条河每一座山每一个星系
熟悉的人,我说不出那个温暖的字
你的眉宇依旧冷峻(却没有我的纠结)
你的头发依旧乌黑(我的早已斑白)
你的声线一如当年(隔着大洋我听不见)
我只有面朝悬崖,摇摇欲坠

*********************

以上纯属恶搞,真的

关于原诗:记得第一次读到后完全没有感觉,很疑惑地问:这是海子么?那个温柔又绝望的人怎么会这么和谐呢?然后在n年之后的晚秋突然被字里行间渗出的悲观震了一下……好像是一个箍得很精致的桶终于掩藏不住里面的苦涩了。我明白了么?还是不明白?

如果自杀我大概是不会学他的……据说被发现了家属会受处分之类的……所以也许被一群野牦牛踩烂更好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