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出奇地混乱。右半脑有个人在跑步,而且影响到了左边。思维完全无法控制。昨天还在借别人的口安慰第三个人,对那些自我中心的东西不以为然。其实自己才是最自我中心的吧。

冬天大刀阔斧地砍下来。所有的树争着掉叶子。世界被搅成铁锈色的漩涡。所有的情感,该有的以及不该有的,都不能说。都不能明说。究竟是不是在享受自虐。你是个糊涂蛋,维拉。谁知道?你希望谁知道?你害怕谁知道?窗户纸一直都在那儿,添了一张又一张。仔细一看其实什么都没有。想放纵却没有资格。想孤独地站着让世界看见。什么东西一次就会上瘾?河就在那儿,快跳下去,沉下去再浮起来。去你的矫情,去你的幼稚病。

先活着再说这种话说上一万遍都不算多,但是不要说给自己听了。不舍得将灵魂燃烧就注定腐朽。懦夫。快点快点,趁自己还没有霉透。高高举起无论是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一砸。然后作个选择,抑或不作,自由是自己赋予的知道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