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文章转到WordPress上来了……MSN大叔又在搞什么新花样。。。

*******************************************

对于一个拥有十数世记忆的灵魂而言,家庭是可笑而尴尬的存在,然而其影响却不可小觑。

夕一脸恶趣味地窝在我怀里,看我一言不发地听任母亲大人训斥,苦笑。

无非是女孩儿大了不能总是单身,某某同事的儿子人品还不错工作出色,早点定下来不要再让父母担心云云。

想想为人的几世里,出走、逃婚、装疯卖傻、以死相逼都试过了,饶是花样再多,碰到思想千篇一律的家长,到底还是厌烦了。

不如沉默。

夕往往比我有办法,凭借千年积累的学识和处世之技,游走于法律与社会准则边缘。上一世,她和一名无意于世俗婚姻的男子定下协约,欺瞒了双方的家长五十余年。

当时我在窗台上有些嫉妒地望着他们,几乎能肯定协约的一方眼中无意流露出的热诚。幸而夕要么是全无察觉,要么是不为所动,只有在为我浇水时,嘴角才挽起璀璨的笑靥。多年后夕离去时再三拜托那人照顾我,我才发觉他注视我的目光有些异样,在脱水死去的那一刻笼罩心头的除了解脱的喜悦还有淡淡的怅然和愧疚。

我做不到夕那样游戏红尘无所挂牵,索性选择遁世。

千年的角色扮演,的确有点累。然而我们都不会放手。

与其说是期盼奇迹,不如说是不舍吧。坚信相随着走到命运最后一刻的,会是彼此。

不过今天的母亲大人与以往不同,不只是一味的苦口婆心,干脆把门一开,大变活人。

夕在怀里僵了一下。我无可奈何地抬起头,就愣在那里。

温和的笑容,熟悉的水果芬芳。

冰淇淋店的店主。

**********************************

“霰,你有什么愿望?”

“愿望么……”我沉吟,手指无意识地缠绕着夕垂到我眼前的一绺儿发丝,丝绸般的柔软在指间滑动,犹如一尾不安分的鱼。一样的月牙白衫子,紧贴着脖颈,沁出淡淡的香草的甜味。夕特有的标记。

“就是一直这样,和你在一起……”脑海里搜索了一圈,还是绕回第一个浮现的念头。

“傻瓜。”夕怜惜地笑着,吻上我额际的发线,“不可能一直这样的。即便是天界,也有动荡的一天——那时候,你大概会换了愿望吧。”

我没有作声,依旧赖在香草味的怀里,不经意抬眼,望见一贯云淡风轻的眉间纠结着薄薄的愁云。伸出手想把它抹去,它却倏忽消散了,和煦的夕照重又包裹着我,坚定温暖。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不论是你,是我,还是神。”夕捉住我的手,十指交握,凉意夹着体温自掌心传递,我诧异于这微妙的触觉,同时捕捉到话语里若有若无的嘲讽。“与其迷醉于 ‘永恒’的梦里听任摆布,不如轰轰烈烈地活一次,痛一次,才是完整的灵魂吧。”

琥珀色的发丝从指尖溜走了,我垂下头,平稳了呼吸。眼角的余光里夕半是无奈半是心疼地笑,细细抚拭我微微发烫的双颊,微薄的喟叹在晚风里消散无踪。

并不是不明白,只是舍不得每一秒这样的光景,所以宁愿放弃了思考和追寻。

然而一旦,那个时刻到来;

粉身碎骨,也要与你相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