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点小酒,其实没有醉,只是趴在床上,炎夏的午后,悠悠睡了一觉。
梦见回到了燕园,加入了“北大读书诗友会”,去看迎新。黄昏的草坪,长长一列木椅排开,会员们多不年轻了,捧着书,一个接一个地朗诵一首长长的、愤激的诗,歌唱在那些和这些岁月为了自由而牺牲的人们。新会员们坐在另一列木椅上,斜对着朗诵者,暮色四合,难以压抑的火星在一双双眼中升起,缠绕着那些敏感的句子,夕阳停在了远远的墙头……一个新会员抱着我的肩哭起来,我抬头只望见她的侧脸,干净隽秀,年轻的人们啊,不要放开手中的笔……诗人的使命是民众赋予,握紧武器给这专制狠狠一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