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重新找回,那飞一样的风,
                                           那风一样地呼啸的我的心。
我要重新找回,那溅碎的珠玉,
                                           那自由驾驭文字的轻灵。

——等待不过是逃离。
六月的紫罗兰,不能干涸在瓶中。
盛夏徜徉的雨云,要化为风暴,
                                            荡涤浑噩的大地。

再一次,请给我我的竖琴。

我要重新找回,那火花一般的岁月,
                                                   那浴火重生的激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