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其实不叫湖,是个小水潭,如果用GPS搜索,应该输入的是Walden Pond。据某不靠谱的人说,夏天的湖不过尔尔,令人大失所望,都怪梭罗同学的误导。然而冬天的湖还是很漂亮的,靠岸结了薄薄的冰,成群的绿头鸭和大雁栖在冰水之间。一对儿翅膀扎下去了,湖光就在冷寂中潋滟着;而大多时候水是静静的,映着无言的苍空。
湖岸积了厚厚的雪,被往来的游人踏实了,滑溜溜挺不好走。绕湖一圈,惊诧地望着湖中挺出的枝干底部结上的冰坨,轻快地掠过只有一侧栏杆的木桥,拾一截短短的小木桩,从冰上滑过去,掰一块薄而锐利的浮冰打个水漂,再满意地看着水漂溶入水中,静寂之中隐隐跃动的欢乐。
推开木屋的门,一桌、一椅、一床、一炉,《瓦尔登湖》的全部所需。屋内充溢着各种木材的气味,这些树木被伐下,灵魂被封进小屋,最终封进一本书里。我们的手指翻动时,这些灵魂就在字里行间吟唱。
他们,也算不朽了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