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在窗外行吟,落到摇曳的松枝上,复又被吹起,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地交织,便迷蒙了双眼。
午后,薄絮状的雪变成了细碎的结晶,在涂过奶油的一切表面撒上一层糖霜,莹洁璀璨。我的食指动起来了。
脚上套了两个塑料袋,去踏雪。马路清空了,人行道两旁堆得鼓鼓囊囊。弹一下!
雪无休止地落下,数数,童年没有的记忆,从七年前到今天,年复一年地回放,我有一个珍爱的布袋,里面藏着多少雪花。放进去的寂寥,就溶化在绵软的纤维间了。
尝一尝,酸酸甜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