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需要一盒曲奇的陪伴。大大的、圆圆的盒子,一层一层堆叠着各式各样的曲奇,圆的方的,实心的空心的,撒糖没撒糖的,扬着甜蜜蜜的小脸儿,巴望着一双手落下将它们拯救。
十二月,需要一包牛奶太妃糖,包着金色的、蓝色的、绿色的锡纸,探手,仿佛触到八年前冬天那温暖的掌心。锡纸后的糖果缺了里瓦雷兹和琼玛间的暧昧,而甜蜜仍是隽永的,把冷雨隔在窗外。
十二月,第一场雪落下。糖霜一般的雪散在青草尖上,草地犹如一块巨大的蛋糕。在高处,看着车辆来来去去,巨大的甜蜜却是完整无缺的,伴着小樱花树的春梦,沉睡一天一夜。
十二月,寂寂的东岸刚迎来严冬,独自踱在这落寞的小镇,期望有一份甜蜜从往事中回首,一道消磨越来越长的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