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了。夕阳擦亮最后一抹酡红,隐没在水墨堆叠的天际。
天空的颜色很浅,被掏空了一般,淡淡地疲惫着。
后院低洼的草地积了水,化作平静的池沼。黯灰的水面微微闪动,捕捉树梢间天空的碎片。一个橘红色的球泊在岸边,将时光停滞。
草地的那头,树林发出低低的喧响。鸟儿飞过了,呢喃留在林间,被黑暗扣押。
微风走过树林和草地的边界,低矮的小树和灌木,也纷纷歌唱起来了。
夜色四合。一两只寂寞的鸟,在不知道的地方一声声呼唤,仿佛不知道这黄昏的孤单,任何喧嚣都不能填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