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最后一块鸡肉的时候,右手中指关节顺着比刀刃还锋利的刀背摁了下去。
华丽丽的人血混着鸡血,流上了刀面——咦,这是哪来的血呀?
因为一点也不疼……
抓了两把厨房用纸,跑下楼叫老太太帮忙,拿绷带把指根扎紧,血是鲜红的,伤的应该是动脉。
上楼把最后一块鸡肉放到锅里,改小火。地上、水龙头上都是,希望那两个孩子不晕血……
血透出了纱布。回房收拾证件,骑车到医务室去。左手握把比右手强。
没练过左手写字,护士帮挂了号。坐在候诊室里等了五分钟,把紫萝卜一样的手指放松,防止坏死。
医生大姐终于慢吞吞地来了……血已经止住了……
清洗完毕,伤口很丑。医生很无语地听我解释过程。
指头被包起来,明天一早去打破伤风。保持竖直……这个姿势很不雅……
回到家,鸡肉炖好了。我是统筹大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