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肆虐,卷扬着雪花,
迷迷茫茫遮盖了天涯;
有时它像野兽在嗥叫,
有时又像婴儿咿咿呀呀。
有时它钻进破烂的屋顶,
弄得干草悉悉刷刷,
有时它又像是晚归的旅人,
来到我们窗前轻敲几下。
          ——普希金《冬天的晚上》

不是晚上;白色的雪尘就在眼前席卷。杉树的青枝被积雪压迫着,笨重地在朔风里晃动。光秃秃的枝条夹着一绺儿雪霜,静静地听飘落的声音。
一只红衣,黑眼圈的cardinal在积雪的枝间蹒跚,小爪儿紧紧握住细枝,突如其来的风还是刮得它踉跄连连。
拉开百叶窗,摄取这一片苍茫。
或行,或坐,都无妨。
只要冬高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