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下雪,第二天冻雨,第三天放晴。草地上厚厚的雪被雨浸润,又重新冻结,镶着黄砖的边,像好大一块Poptart.
寒冷的日子里,真是没有写作的情调啊。
红泥小火炉,谁来陪我低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