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燊去世了。
MSN自动登录,那条消息就横亘在眼前。思维仿佛被注入了凝合剂,再不能言,只是呆视着屏幕,发出唯一的音节:What??
继而泪水迸流而下。
看着同学发来的新闻链接,他的电动车和汽车迎面相撞,卡在前轮下,待救出时已确认死亡。
相似的交通事故,相似的图片,以往不知看过多少。可是这一次,白布下躺着的,是我三年的同窗。
总觉得不可能是真的。昔日他的声音,他的举止,包括男生们喜欢唱的揶揄的歌(改编自《保卫黄河》),女生们喜欢撺掇的八卦(譬如26个babies),都鲜明得像发生在昨天。
也许我们都太年轻,不敢相信宛然在目的音容笑貌,就如此化入尘土。
也许,是我们这一代开始面对凡尘种种,面对真实的坎坷的时候了。
刚打开日志时,觉得有思绪万千,倾吐不尽;而写到此时,已如鲠在喉,无法下手。震恸之后,是徐徐的悲哀,“幽咽流泉石下难”,这悲哀从今日起,一直流淌到六班的每一个成员都被岁月拆散。
即便如此,我们都拥有共同的回忆。
维燊,走好。
大家,保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