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周五晚上聚餐,和猪猪、Israel、Катя先席卷了PathMark,随后盯上了一旁的酒店。再三确定我们四人只带了一张ID之后,我和猪猪先大摇大摆地进门,十五秒之后两个女生也进入,四人遂一同密谋挑选。扫过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啤酒果酒以及不知是什么名堂的东东,我们的目光集中在一架子Vodka上。柜台后的墨西哥大叔笑得十分诡异。经过十分钟的商量,Катя手持Smirnoff原味Vodka以及有效证件,成功结账出门。十秒钟之后,未携带有效证件的剩余三人亦昂首离开。店外重聚,总结:颇有做贼的感觉。
归来,做菜。十分丰盛的Post-Thanksgiving dinner,尽管最后一道菜上桌,第一道已凉得差不多。坐下,举杯。第一口40%乙醇下肚,清凉透心澈肺,深刻体会到不同类型上皮组织与酒精接触后对挥发的不同体验。壮胆,将杯底剩余的纯酒闷下。自口腔经咽喉,食道,贲门胃腔幽门,甚至肺叶,恰似拍了X光照片一般透明凉爽。
下一杯,兑上等量果汁再喝。口感颇佳。吃菜。想到房东方才出门,不用担心,遂高声谈笑。甜玉米蟹肉洋葱沙拉,Катя的拿手菜,清甜。我的微波加热千层饼,尽管烹调方法中指明应该用烤箱。Cheesy and creamy. Israel的保留作品,spaghetti浇自己熬制的酱。浓郁。猪猪的爆炒牛柳,加了巨多糖,味道却出奇的好。加上一盘子烤土豆片、糖醋茄子、什锦蔬菜、隔夜的鸡块,可谓佳肴配美酒。
酒过三巡,冷笑话讲得差不多了,开始转刀子,真心话大冒险。Катя被要求拿着剩下的半瓶酒,上街晃一遭,吆喝几声。可惜街上无人观赏。我唱了《深情相拥》,把两个声部唱成了一个。Israel要在UD找个男朋友吗?似乎没有打算……猪猪,把剩下的酒喝了吧……
原本打算分几次喝完的瓶子见了底,兑了果汁的酒喝上了口,停不下来,烈酒就是比啤酒好啊,没有怪味,没有二氧化碳,喝了不会反胃,再来一杯再来一杯……关了灯,我们跳舞吧。节奏踩得很准,步子就不知迈到哪儿去了。跳两步往地上坐一下,胳膊腿儿七七八八乱扭。头昏,有点不对劲。下楼透透气吧。扶着墙到了楼梯底,再扶,怎么一下推开了?房间里灯火通明,房东老太太穿着睡衣抬起头。Sorry sorry…带上门立马出去。吹了风,清醒了吗?回房间去吧……Катя,我一定好好学俄语……我要去莫斯科……栽进房间,还知道怎么扯下发卡,拽开头绳,却忘了怎么脱衣服,往地上一躺,死硬死硬。
 
第一次喝醉,嗯,感觉很傻很不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