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居然飘雪了。
雪很小,漫无边际地乱舞,像一群撞进网里的鸟儿,惊慌失措。目光收回黑寂的会议室,雪也住了。
晚些时候,站在大大的窗前,看夕阳静静地悬在树林后。叶子掉得干干净净,那些树干齐齐地立着,在落日的背景上剪出黑色的影子。夕阳是柔和的金色,掺了铂的光泽,明亮却不耀眼。一大床浅紫灰色的云均匀地铺在树顶,更多的云烟雾一般从天空散下来,把视野弄模糊。
这时又飘起了雪。
一开始似乎是来自那些烟雾。极细极小的雪末儿从云的间隙吹出,转瞬即逝。很快变成了雪屑儿,紧接着是雪片,不知来自何方,仿佛进行高速裂殖的菌群,愈发稠密。
夕阳,就在这纷乱中落下。
回家的路很冷,雪停了,路上没有一丝痕迹。只有草上的白霜,证明不是一场梦。
温度已经接近冰点了。明天早上,还会不会有昨日的梦迹?
Advertisements